白博璞

这里白博璞也可以叫影子。

目前填杰佣坑。
蹲杰佣,左游还有许多坑。

热爱r18但不会写(大概):D
偶尔开车(点梗开车bu你)的清水文手。

我相信我还是会画点画的。『不然对不起我的专业。』

秘密者

  

  

  我心里有一个人,它没有形态,它没有触感,可我却能听见它的话语。当它第一次说出我的名字我抬起头迷茫看着周围,什么人都没有。

  在之后我依旧能听到,我告诉父母,父母并不相信。所以我把它当成自己的秘密分享者,分享着一个个的事情,与它一起讨论着我所发现的事情,它有时候在我恐慌的时候会安慰着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为它想象出它的样子,黑发围巾黑衣,还有那放荡不羁的样子

  那一次我真正让他成为我心中的住客,我的秘密者。

  

拉黑小柳,这结局心疼了。
压抑得要死。
不开心😭😭😭😭

【杰佣】少年与狼13

越写越觉得杰克三观不行.....
可是感觉自己埋的伏笔把自己绕乱
原谅我。


  

  “呜...呜...”

  母亲的哭泣声在安静的房间中格外清楚,时不时一下的抽泣声可没有富贵人家的样子。杰克从沙发上下来,走到母亲身边,拍拍她的后背,轻轻的,小声的安慰着母亲。

  “母亲,先从地上起来吧。”

  杰克搀扶着蕾哈娜从地上站了起来,索性离沙发只有几步的距离,杰克轻而易举就将蕾哈娜安放在沙发上,他自己则坐到蕾哈娜的旁边。

  突然的,安静的房间外传出了一声马鸣声,随后便是鞭打声,之后是车轮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父亲离开了。

  杰克垂下眼帘,手在抚摸母亲的途中停了下来。而蕾哈娜这边在听到了这些声音之后反而没有加重情绪,而是松了一口气,连一直紧绷着的肩膀都垂下。

  “母亲?还好吗?我去叫女仆来带你回房间。”

  杰克见母亲点点头,便将放于桌子上的毛巾递给她,自己下楼找女仆上来带走母亲。今晚的闹剧真的该结束了.......

  

  “杰克少爷,夫人那边就由我来处理。”

  “主人离开的时候交给了杰克少爷一封信,请先跟我去拿取。”

  路上,一个女仆出现在杰克眼前,她微微弯下腰用十分恭敬的语气交代和告诉杰克一些事情。杰克点点头,在女仆摆出请的姿势之后便跟着她来到父亲的书房。

  父亲的书房拥有大量藏书,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他都收藏着一些巨著,上到神话下至理论,甚至连遥远的东方国家的书籍,他也费尽心机的收藏到了一些。
  
  但父亲的书房唯一跟家中图书馆不同的,是那昏暗的环境,那种压迫的感觉。他不喜欢,他讨厌被压迫,即使那是他喜欢的黑暗。

  父亲的书房亮着一座小台灯,桌子上便是父亲放在那里的信,没有用东西封住就那样放着,显得孤独。

  “杰克少爷,那我先去处理夫人的事情,告辞。”

  女仆再一次欠下腰,然后缓缓的关上门。

  杰克在确认女仆已经离去的时候,走到桌边拉开椅子坐在上面,拿起父亲的信,打开静静的阅读着。

  致亲爱的杰克

  杰克,我是你的父亲。但我不是个好父亲,我过于繁忙,我过于疏忽。以至于没有发现你母亲的弊端,以至于没有让你远离那个疯女人,我本以为她不过是因为我的原因而变成那样,可现在看来不仅仅是我自己的原因,她有更深的理由在那里装疯卖傻,装模作样。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想告诉你,不要听从你母亲的安排,她迟早会害死你的,迟早会吸干你的鲜血。杰克,原谅父亲无法阻止她,父亲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如果你实在受不了,我其实希望你来跟我住,我在经常工作的地方都有房子......

  最后我只想说,我爱你杰克,比谁都爱你。

  因为我是你的父亲。

  卡尔萨斯.拉尔顿。

  

  

  阅读完这封信,杰克毫不犹豫的将它撕毁,它会当它不存在的。不是因为什么,只是它妨碍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离开这里?怎么可能?他还有一个重要的猎物没有狩猎呢。

 ——奈布.萨贝达。

  我的光?

  【我的暗。】

 

【杰佣】少年与狼12

久违的更新。
吃了块月饼又tm牙有点疼【造孽啊。】


  

  杰克回到家的时候,庄园早就亮起了灯火十分明亮。杰克抬头望着这明亮的庄园觉得却很讽刺,为什么?

  ——因为它里面是空的,没有灵魂的。

  即使再明亮也掩盖不了它黑暗的事实。

  吧嗒——。

  杰克轻轻打开门,悄悄的溜进他祈求父亲不要在客厅,母亲不要在家中。可他的愿望似乎落空,在他进来的一瞬间他就听到了父母争吵的声音。

  那一遍遍的庸俗话语,那一次次重复着同样内容的吵架今天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杰克的垂下眼睑,漫不经心的拍掉自己身上的一些还未散去的白雪。他悄悄的来到父母吵架的地方,周围没有一个仆人,他可以安心偷听,尽管他不是很喜欢。

  “哦!!蕾哈娜你简直不可理喻!!!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呢?!!!”

  父亲大吼着母亲,杰克能想象他的表情和动作——一定是大张着嘴面部狰狞的挥舞着手臂。

  而母亲一定是吓坏了,她总会微微擦掉一些眼泪然后就像个泼妇一样大声嚷嚷配合着那被眼泪弄花的妆容,那是一个恐怖的女人面孔。

  “理解你!?理解你???!那谁来理解理解我!!!!我为什么要那么辛苦照顾杰克!!!我为什么要空守着这个没有爱的家!!!卡尔萨斯你就是个懦夫!!!逃避你懦夫!!”

  “我为了家里的一切!你却连家中连外人都知道的事情都不告诉我!!!还有杰克!!!他会变成那样那种性格还不是因为你没有教导还不是以为你不在家!!!”

  『又是自我思想的想法,明明根本不知道我的事情。』

  杰克捏紧手心,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想要笑,疯狂的笑可是现在不行,父母会发现他的,父母会将矛头指向他,自责他,然后他们会站在统一战线把一切都怪罪给他。

  “哦,蕾哈娜.....教孩子难道不是你的事情吗?可是你呢?除了和那些其他富豪其他贵族的女子交流,玩趣....杰克的事情你何时管理过!!他是个聪明的孩子,除了小时候需要你照顾之外,自他懂事之后你照顾过他吗?”父亲扶额着他显得又憔悴几分,他频频摇头,似乎真的到了极限。

  杰克暗了暗眼眸,他决定离开这场闹剧。反正已经快要结束了....他今天已经累了。
  

  
  走上昏暗的阶梯,皮鞋后蹬踏着的每一步,那个声音清脆而又浑浊,因为它掺杂着杰克父母的吵架声,渐渐的失去它真正的声音。

  上了楼,杰克先是到了房间里将鞋子随意拖在某处便缩在沙发上发呆,对他来说,无论何时父母的吵架总会让他烦恼,总会让他心中的压力阴暗持续增长。

  ——他会撑不住的。

  ——可没有人会知道。

  【甚至是他自己。】

  杰克慢慢闭上眼,微微歪着头靠在膝盖处,他需要安静一会来处理掉那些无用的情绪。

  窗外昆虫的鸣叫伴随着细细小雪,它似乎在与恋人分享趣事,又或者在和远方的朋友交流现在的天气,抱怨着天气的寒冷。

  没一会昆虫的声音消失了,它似乎去了别处?

  ——哒哒——蹦!

  局促而又混乱的脚步声和粗暴的开门声在杰克房间出现,杰克不慌不忙的睁开眼睛,红眸看着眼前可以称之为狼狈的母亲。她的头发原本是个好看的颜色,褐色褐色的头发经常会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微金,可现在那褐色的长发不知何时变成枯燥,难看的样子,仿佛它们都已经随着母亲的心情死去。

  母亲的脸色也不好看,没了粉底的掩盖,她憔悴的面孔浮现在杰克眼前,特别是那深深陷下去的眼眶,不知母亲平时用多少粉底掩盖它们呢?

  “哈...哈...”

  “杰....杰克!”

  “哦,我的好孩子....告诉妈妈,妈妈是不是最爱你的?是不是?!”

  母亲伸出手,眉毛皱在一起。她的手缓缓的接近杰克,在快要碰到的时候她猛的抓住杰克的两肩,紧紧的拽住,摇晃着杰克。

  那似乎有点疼,杰克皱着眉。

  不知道何时母亲总在吵架之后非常的神经质,那疯狂的样子有时候总是在杰克脑里挥之不去。

  “是...是的。母亲。”

  杰克将手放在母亲的手上,试图让她平静一点。而那的确有效,母亲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便把手收了回去,捂着自己的脸,哭泣了起来。

  然后....开始了她的絮絮叨叨。

  “杰克,杰克,我的好孩子。为什么你的父亲不能理解我呢?为什么要那么逼我.....为什么,呜...”

  杰克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母亲,没有开灯的房间靠着窗外的微弱光芒,杰克没有任何的表示。

  他只是一个稍稍踏入旋涡圈的旁观者,他不会去干扰他们之间的事情。

  而他需要做的也不是这个。

哇,更新了lof之后是有出了什么bug吗???
为什么看tag无法划到下一个内容???甚至连进入作者里面看也是无法划的,一个个点真是太痛苦了.....

最近一个多星期都在牙疼,本来昨天应该要去拔的。
可是医生说牙疼不能拔......
所以就没有怎么更新,等我好了,我会回来更新的(இдஇ`)

代肝,占tag抱歉。
我出来丢丢宣传一下qwq
救救孩子,我实在太穷了。
嘤嘤嘤

【杰佣】少年与狼11

开学后的第一次更新。
这个星期看神之塔看到昨天才看完,呜呜呜实在太好看了。实名推荐。



  

  

  

  杰克就这样出现在奈布的面前,微笑着伸出手臂展现他最为“天真”的一面。

  在来这里的路上杰克曾想过许多情况,他踩着泥泞的路,踏上着不属于他的领地,侵犯着狼人先生的视线。

  ——狼人先生会不会不欢迎他呢?

  【不会的】

  心中的声音振振有词,仿佛它能遇见到以后的场景。杰克越来越期待当他面前出现光芒时,狼人先生的面是什么表情......
  但当他真正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却发现狼人先生根本没有在注视着自己,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又或者并不想跟自己搭话。

  他可以从狼人先生眺望天空的动作看出,狼人先生需要自由,他喜欢自由。对天空,对外面的向往让他无视了自己,可是杰克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好,恰恰相反如果狼人先生不想离开对他来说那是一种损失。

  他微微一笑,静静的站在路口处不愿开口也不想开口,杰克想要的是狼人先生发现自己而不是自己去让他发现自己。

  等待的时间是很无聊的,但也给了杰克观察狼人先生的时间。之前身处黑夜,又是大风大雨,他除了看到狼人先生胸前的通红眼瞳,其他便没有什么印象。

  现在没了那些碍事的天气,尽管依旧没有什么阳光也足够让杰克欣赏到狼人先生的身躯和衣着。

  不过......毕竟不是生活在人类世界的狼人先生,身上除了一件能遮挡不该看的东西的布子外似乎并没有什么东西,赤裸的上身是彰显着狼人先生的不同,比人类肤色偏蓝的肤色还有条纹是不错的组合,而且,或许是因为即使被禁锢在这里,狼人先生也没有不锻炼的时候,八块腹肌隐隐约约在那瘦弱的身板上呈现。

  接着便是那头部的面具,挡住双眼的是另外一匹狼凶恶的眼,鼻梁之上是面具头套的尖牙,那张开的样子显然是一匹坏狼。
  后面的便是那匹狼的发色,和狼人先生的肌肤上的条纹一种颜色,不过是偏深蓝罢了。而让杰克好奇的是,面具后的那一个如同鬼手般的东西,它就那样垂下在狼人先生的背后,看上去没有任何作用,但杰克有一种感觉,当狼人先生战斗的时候它将会是一个帮手,一个协助者。

  可这些都不能让他感到好奇,他更好奇狼人先生胸前所嵌进的红瞳!那妖艳的颜色,如同恶魔的眼瞳深深将人吸入其中,让困于里头的人们失去理智。

  ——『那究竟是什么呢?』

  杰克如此想到,是狼人先生代代相传的宝物呢还是被邪恶的巫师安放在身的东西?
有或者是让狼人先生成为狼人先生的东西.....总之它有很多迷题等待的杰克将它拽出,在那之前杰克会一直期待着,一直。
 

  观察的时间总是让人沉迷,以至于终于让奈布感到身后那不同寻常的视线——那将人洞察至此的视线。

  很久没有这种被人当做奇珍异兽观看的感觉了,奈布感到很不舒服,他回过头看到的却是那个上次雨天来迷路在这里的幼崽,幼崽看着他转过头来似乎感到一丝错愕慌张,但很快那一丝错愕慌张消失不见,幼崽露出连他都觉得耀眼至极的笑容向他伸出了双手,仿佛在告诉他“来吧,我在这里,我会接受你的一切”。
  奈布愣住了,他不知所措。

  很久没有一个人类敢这样进入他们的领土,特别是在见到他之后,而因为这样他感到孤独,无人倾听的感觉并不好受,他讨厌那种感觉。
  所以当杰克伸出手臂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被感动到了。
  【被一个人类幼崽所感动。】那是多么神奇的事情......面具后,奈布的眼角似乎有点发红,那可不像一位王者该有的样子,即使他打算抛弃,抛弃那不属于他的责任。

  “为什么又回来?人类的幼崽。”

  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之前与杰克对话时的话语没有任何差错,依旧是那个清脆但冷漠的少年音。

  早就想到该怎么回答的杰克放下手臂将其放在身后,一副微笑着的样子说道“因为,想见狼人先生。”

  “想感谢您对我的救命之恩,我希望您能接受我的感谢。”

  他微微弯下他的腰,将双手放于两侧,黑色的额发随着他的动作垂下,他在向奈布行了一个小小的礼仪。

  “......并不需要谢我,我不过是指了条路而已。”

  “到底还是.....你不怕我吗?”

 奈布小心翼翼的说出,他不希望能让自己不太无聊的幼崽就那样离去,如果他说他害怕,那奈布也不会强留。

  杰克又重新抬起头来,他说道“害怕,不。我喜欢狼人先生,又谈何而来的害怕呢?”

  那双如同玛瑙石的眼睛在没有了阳光的阴天中还是如此耀眼,奈布觉得他是个好孩子,一个很善良的好孩子。

  懂得报恩,又不害怕他这样的怪物,不,或许他害怕吧.....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又或者与自己一样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情绪。

  “为了感谢我,你再一次来到这座山中,我很荣幸能得到你的感谢。”

  “从前每一个见到我的人都落荒而逃,不会再想着回来,你是第一个不害怕还想着报恩我的人。”

  奈布说出了他的一些事情,杰克都了解,毕竟自己的老师就是见到他的那些人之一,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狼人先生的存在对于一些来过这里的人是个恶梦呢。

  看到狼人先生似乎接受自己,杰克也不枉往这边跑,而他现在只需要继续和狼人先生亲近,让他同情让他将自己视为重要的人。

  他可以想得到那种生活,是最棒的。

  

  就在他们聊一会天的时候天空便下起了细细毛雪,一点点的白雪飘落在地,先下来的那些雪儿化为水,融入地里;而气温也变得格外寒冷,仅仅围着一条围巾的杰克哆嗦了一下,哈了一口气在手上,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伴随着雪白的小点,他发现天气总要与他作对。

  寒冷的天气让有些畏寒的他有点难忍,而且雪已经开始变多,变密,他的头发早就被一些小白点占领,杰克可不想被父亲看出外出的痕迹,他对已经从房顶下来的狼人先生说到“对不起狼人先生,天气有点糟糕,我可能要先回去了。”

  “明天!明天我一定会来的!请狼人先生等着我!”

  ——“等等!”
  在杰克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奈布叫住了他。杰克停下脚步,再一次发出声音“怎么了,狼人先生?”

  “人类的幼崽,你的名字是什么?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幼崽吧,如果你还想继续来的话。”

  奈布感到别扭,他已经很久没有询问他人的名字跟没有和人类小孩打过多少交道,而且善良的孩子也没有多见。

  “也是,差点忘了。”

  “我的名字是杰克,那么狼人先生呢?”

  杰克勾起一抹笑容,他并非不知道要告诉狼人先生名字,他不过是在等,等狼人先生叫住自己的时候。

  奈布挠挠脸,他开口道“杰克,我的名字是——奈布。奈布.萨贝达。”

  『奈布嘛,是个不错的名字。』

  杰克垂下眼帘,他向奈布挥手对他说“以后请多指教,奈布先生。”

问一下

如果跑跑姜饼人换手机了该怎么办,账号还在吗?QAQ

醉了,真的醉了

就我一个人第五更新之后一进去就闪退吗?
我tm重新安装也是这样,醉了,直接进去就闪。
要劝退给个痛快好吗
我就想买个黑白无常。
至于吗?
我不玩双监管者让我进去行吗

我还有那么多骰子没有丢。
我艹你ma的网易。